网红抽脂去世 涉事医院曾4次被罚

2021-07-15 14:10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7月14日,女网红小冉的朋友发长文,悲痛告知了大家“小冉”去世的消息。

文中透露小冉是在7月13日上午去世的,去世的原因是抽脂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

据介绍,小冉年仅33岁,社交平台认证为南京艾斯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创始人。

图/“小冉”微博

杭州33岁网红抽脂感染去世:

痛到自己打120求救

据正观新闻,小冉好友发文称,2021年5月2日当晚,小冉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进行了抽脂填充手术,由院内一位名叫高强的医生负责。

术前,院方对小冉进行了各项身体检查,结果显示小冉当时身体状况允许接受手术。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小冉手术前没有提前告诉亲友,家属称,并不了解手术详细过程。

小冉好友进一步介绍,5月4日上午6点34分,家属忽然接到杭州绿城心血管病医院ICU医生打来的电话,通知小冉已多器官衰竭。

ICU的医生进一步告知,小冉的情况很不乐观,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院方表示,由于送往医院不及时,小冉已经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此后家属通过病历发现,小冉做了“腰腹吸脂修复术、上臂吸脂术和自体脂肪二次填充乳房术。

小冉在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手术期间的护理记录单显示,5月2日晚上手术后至5月4日凌晨五点小冉就一直喊痛,“小冉疼得不行自己打120急救电话才被送去医院。”

而在此之前,“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在小冉表达痛苦的时候,只是简单用药,以为是普通抽脂手术的疼痛,但一直没有得到缓解,甚至期间一度休克昏迷还被误以为睡觉。

家属对涉事医院的九大疑问

文中还介绍,当家属第一次见到整形后的小冉时,此时的她已经多器官衰竭,前胸到肚子皮肤大面积溃烂、浮肿,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靠多种医疗机器和药物维持生命体征。

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5月5日,经家人商榷,小冉转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抢救期间,小冉做了两次全身杀菌手术,肚子直接开刀进行杀菌,身体器官疼痛也越来越明显,直到7月13日上午肠胃大出血,即便浙二医生奋力抢救,最终也还是没能阻止再生细菌继续感染。

7月13日,已在ICU熬了两个月的小冉,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令人唏嘘的是,由于小冉是独自前往医院做手术,所以无人知道在手术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封面新闻,小冉的家属告诉记者,他们对医院的判断和处理有九个疑问:

一、误诊问题:小冉应该是急性坏死性筋膜炎或者手术感染至休克,术后出现疼痛,医生只是当做正常的术后反映,常规的给与止痛,对症治疗,没有及时的向上级医生汇报和及时的处理,耽误了病情,加之小冉术后未能及时活动,引流不畅,渗出液堆积在皮下造成感染,最后导致感染性休克发生,致多脏器功能衰竭,如果当时及时的清创和处理(最佳时间应该是5月3日),小冉不会有生命危险。

二、没有及时检查:发现问题后没有及时的复查血分析、电解质、生化等检查,导致误判病情。

三、术后医嘱医生不是手术医生本人,对患者病情不了解,原则上是不允许的,医生未能意识到感染发生,一直给与止疼镇静处理,掩盖病情。

四、手术时间是否过长?

12:40---17:40,吸脂2000ml,纯脂肪1500ml,手术时间5小时太长造成了术中感染。

五、术后没有及时的记录病情变化,医疗文书书写有问题。

六、该医院的环境和器械,是否有医源性感染的问题?手术室无菌环境是否达标?

手术器械是否符合灭菌要求?消毒铺单是否过关?术后换药间是否达到院感要求?医生的无菌操作是否过关?

七、术区大片瘀斑,术中创伤面积大,医生操作不当,提示吸脂层次过浅,操作粗暴。

八、未见医疗器械、敷料消毒合格监测标示卡。

九、手术护理记录单标用了电刀,但无贴电极板的位置,护理记录单中5月2-4号患者几次诉疼痛,均只给予止痛处理,未见任何辅助检查及处置。

另正观新闻,记者致电家属,家属称涉事医院明确是有责任的,医院应赔偿600万。

涉事医院曾被四次处罚

当地卫健局介入调查

据启信宝显示,涉事公司全称为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目前该公司共有四条行政处罚信息,处罚事由包括违规开展口腔种植技术、超时堆放医疗废物等。

如去年9月,因病历资料不全,且未见医师签名的行为,违反了《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四十七条第(四)项,西湖区卫健局决定作出警告和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违规开展口腔种植技术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一百零一条,决定作出警告和罚款3万元的行政处罚。

此前,该院也曾因发布违法广告、违反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以及消防法规等受到行政处罚。

而为小冉进行吸脂手术的主刀医生高强,医师级别为执业医师,执业范围为外科专业。

多机构备案信息显示,除了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执业外,高强还在杭州群英整形外科门诊部有执业备案。

据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目前已暂停营业,但医院尚无相关人员出面与家属就事故进行沟通,对小冉进行手术的医生也注销了个人微博。记者拨打该院电话,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多次致电涉事医疗美容医院,该院工作人员称不清楚此事,目前医院正在消防演练,暂停接诊。涉事整形医院线上信息均已注销。

杭州卫健委:这是一起医疗事故

7月15日,杭州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医疗事故初步调查情况的通报。

通报介绍,今年5月2日,戴某某到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接受抽脂等医美手术,术后出现感染性休克,后经绿城医院、浙二医院全力救治,最终于7月13日死亡。

通报指出,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并已作出赔偿。同时,西湖区卫健局对涉事医院做出警告和罚款的处罚,责成其停业整改,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将做出进一步处理。

杭州市卫健委表示,杭州市将对此医疗事故举一反三,加强医疗机构执业管理,加大对医美乱象的整治。

可怕的抽脂术

据公开资料,所谓的自体脂肪二次填充乳房术,就是在手术过程是用一根细长的金属空心管刺穿皮肤,插入到脂肪层中间,将脂肪少量多次吸出体外,再填充到乳房里,使得乳房增大。

由于手术采用的是自体脂肪,这样的手术在整形医院的宣传中亮点是:不会发生排斥,效果比较天然,“自然增大”。

然而只要是手术就会有风险,小冉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2019年11月,一名32岁的成都女孩,到成都市高新区一家医疗美容机构整形,在做抽脂手术的过程中出现了异常反应,转院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1月,香港已故纺织大亨、知名品牌堡狮龙创始人罗定邦的孙女罗贝儿在韩国首尔整形时不幸身亡。

警方调查发现,罗贝儿在韩国接受抽脂和隆胸手术时陷入昏迷,是由于手术中作为镇静剂使用的管制药物丙泊酚引发了不良反应,而手术现场并没有麻醉师在场。

对此,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郭丰主任医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是所有人想抽脂就能抽脂的,局部脂肪堆积,捏起来大于等于2cm的,才符合抽脂条件。”同时,抽脂手术容易出现的风险,包括麻醉相关药物引起的呼吸抑制、手术期间的恶性心律失常、脂肪栓塞、出血等。脂肪栓塞、血肿、血清肿也容易出现在抽脂术后。抽脂后需要对手术部位压迫很紧,需要穿弹力衣裤、绑绷带等。有些患者术后疏忽护理,不按照要求加压,就可能出现积血。抽脂手术还有其它风险,比如局部过度抽吸、损伤血管有可能导致皮肤坏死,抽吸不均匀导致凹凸不平,术后欠美观等。

为瘦腿,挑出神经?

她余生将永远无法久站

翻看小冉的账号就能发现,小冉一直是个身材很好,长相优越的女生,可这样一个女生依旧对自己的样貌不满意,结果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令人唏嘘的是,有众多和小冉一样爱美的姑娘,同样在“不择手段”,即便要付出健康的代价也毫不畏惧。

“整容就像赌博”,这6个字一遍遍在医美术后交流群里传播,“只是每个人在上台之前,都期待着自己不是做毁的那个。”

近日,有网友做了“小腿肌肉阻断术”,并发在社交平台进行分享。该帖称,这项手术可以让肌肉慢慢萎缩,从而达到永久瘦小腿的效果。

在某社交平台上,“小腿肌肉阻断术”也有着很高的人气和推荐度,上万人点赞“种草”。不少博主亲身体验并表示,做了之后轻轻松松就能瘦下来。

问题来了,“小腿肌肉阻断术”真的能达到永久瘦腿的效果吗?

据生命时报消息,协和整形专家肖一丁表示,小腿阻断术就是切断小腿一些相对不那么重要的肌肉神经分支,让肌肉失去活力而自然萎缩,最终达到瘦小腿的结果,这是一项损害性手术,伤害不可逆,目前正规医院都不开展。

另据新京报,一个叫赵柯的女孩,做了该手术后,头几个月小腿肌肉确实变软了,但代价是:她余生将永远无法久站,也与剧烈运动无缘。

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童娟告诉新京报记者,神经支配如果出现问题,复健的方向只能考虑代偿,即通过其他肌肉来弥补这部分肌肉的功能,但这会让小腿下段凸出。这也是医生们猜测的阻断术后遗症之一:小腿内侧的肌肉随着神经切断而平缓下去,但为了弥补其缺失的运动功能,外侧的肌肉只能二次发育变大,形成O形腿。

暑假再迎整容热

让人担忧的还不止整形中的致残、致残风险。

“医生,我想要偶像同款双眼皮。”

“医生我想隆个网红鼻。”

眼下正值暑假,不少整形机构和医院的整形科室相当热闹:接诊量翻倍,手术需提前两周预约,而这其中三分之一为准大学生。

即将升入大学二年级的小高说,赶在进入大学前整整容,提升个人形象,是身边不少同学的选择。“我是学播音的,我身边特别多的同学整容了,变美以后机会也多了。”

武汉一家美容机构的负责人刘女士介绍,现在容貌焦虑一词又被热议,而对于这种话题最敏感的就是年轻人。她说:“在开分院的时候有做过一个调查,大概2000个男女里面,90%的人会觉得自己的容貌不好看,会有一些不正确的心理暗示,觉得自己需要去整形等。我觉得对这种话题比较敏感的年轻人更多一点,尤其刚进入大学和刚刚到市场求职的这种年轻人比较多,像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比如30岁以上的人群稍微少一些。”

另据大河报,河南省美容协会医学美容专家委员会常委、郑州丽人医疗美容的院长黄普利介绍,咨询整形美容的就诊人数比平时增长了1倍,整形手术量增长了50%以上,而其中大部分是学生。

黄普利还进一步称,暑假学生群体几乎占到接诊量的一半以上。不仅人数越来越多,学生整形的项目也越来越广,“以前都是割个双眼皮、隆个鼻子这种小手术比较多。现在不少学生一整就是‘全套’,好几个项目一起,比如眼睛、鼻子、下巴、脸型、体型等一起调整”。

(来源:杭州卫健委、央广网、中国新闻周刊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