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芹:投资人,就是最冷静的脑,和最疯狂的心

2021-07-20 15:47 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刘润

来源:刘润(ID:runliu-pub)

原标题:“专访刘芹:投资人,就是最冷静的脑,和最疯狂的心”

我是一名商业顾问。什么时候企业来找我?生病,甚至救命的时候。

所以,我接触的企业,大多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看多了生死,总进出ICU,在感情上,有时会被影响得比较悲观。

所以,我需要常常和投资人见面。

什么时候企业会找投资人?出生,或者正在成长的时候。

因此,投资人接触的企业,像从产房接生的孩子,大多一片生机勃勃,无限美好。

而且,能被投资人看上的新生命,更有机会破土、发芽、开花、结果。投资人,用自己的深度思考,和真金白银,验证自己的判断和眼光。

前几天,我去到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和创始合伙人刘芹聊了聊。

五源资本,投资过携程、欢聚集团、小米集团、金山办公、声网Agora、小鹏汽车、快手、微医集团、商汤科技、地平线、Pony.ai等企业。

刘芹,不仅有着自己独到的思考,还有着难得的特质,一种热切的希望。

下面,我就把刘芹一些非常有价值的看法,与你分享。你能看见投资人最冷静的脑,和最疯狂的心。

商业,是一场严肃而活泼的游戏。

这场游戏的参与者,是各种各样的人。创业者,也是各种各样的人。

我们认为,投资最重要的,就是投人、投人、投人。

而且像我们这样比较早期的投资,更是投人。

但是,知道要投谁之前,更重要的是先知道,我们肯定不投谁。

刘芹说,我们不投3-sigma以内的人。

什么意思?

Sigma,是一个统计学上的概念,中文叫“标准差”,用来衡量一组数据与“标准”之间的“偏差”。这个标准差,我们通常用“每百万次采样数的缺陷率”来衡量。

这么说,太抽象了。举个例子吧。

比如1-sigma,就是每百万件抽样中,有69万个不合格,相当于一本书每页有170个错别字。

3-sigma,就是每百万件抽样中,有6.7万个不合格,相当于一本书每页有1.5个错字。

这个世界上的人,总体是钟形曲线,正态分布的。大部分人,都在3-sigma以内。

也就是说,99.73%的人,也许都不会被投资,他们没有什么新意了。99.73%,也相当于1000个人中,可能只有67个人我们会考虑。

所以,你大概能知道,投资人要找的,其实就不是“正常人”,而是与众不同的人。

这样的人,才有机会成为优秀的创业者。

2. “你有什么非共识?”

但是,你怎么判断他们的“与众不同”?

嗯。好问题。

我们经常问创业者,你有什么非共识?

就是你有什么想法,是大家觉得有点奇怪的。甚至是大胆的,疯狂的,荒谬的。

因为只有疯狂的背后,才可能是巨大的创新。

如果你的想法,是大家的共识,那肯定早就有人做过了。你能想到的,别人也早就想到了。说不定比你想得还好。

而非共识,边缘性的想法,才有可能去冲击现有的秩序。

五源资本在北京的会议室,都是用探险家的名字来命名。

因为他们不被理解,而正是这种不被理解,拓宽了人类的边界,突破了人类想象力的极限。

我们希望这个时代的创业者,就是一群疯狂的探险家。

这种疯狂,其实就是一种非共识。而只有非共识,才会带来非对称的收益。

我们会说一句话,别人眼中疯狂的你,开始被相信。

你有非共识,我们愿意识别和投资你的非共识。

别人眼中疯狂的你,开始被相信。说得真好。这种疯狂,就是刘芹说的3-sigma以外的人。

但是,这些3-sigma以外的人,左边是骗子,妄想症患者,右边才是真正的创业者和探险家。

投资人,到底是如何分辨的?

3. “有逻辑,和有人性。”

回到底层。

做投资,有两件底层的事情,逻辑和人性。

你的创业项目,是不是符合基本的商业逻辑。你的创业想法,有没有洞察和满足人性的需求。

做我们这样比较早期的投资,由于巨大的信息不对称,无法完全依赖定量分析,而更多依赖定性分析做出投资决定。

所以,很多人会对我们有好奇,也许还会有一些误读:

比如投资决策完全就是玄学和艺术。或者说,投资有个公式,套进去就能做出一个决定。

其实都不是。

我们做投资,不是夜观天象,掐指一算就知道坐在对面的创业者好不好,也没有一套特别成熟的SOP,只要做到了这个,就一定能得到那个。

五源资本的投资方法,有点类似一个企业家的创业决策。

优秀的创业者和企业家,一定是个visionary,是一个预言家。

他的战略视野,对行业趋势判断的敏感度,都是建立愿景的根本。这些思考,是需要逻辑的。

然后,还要对人性有深刻理解,对人有判断。

还记得吗?商业是一场严肃而活泼的游戏。这场游戏的参与者都是人。对人没有思考,创业也很难成功。

4. “为什么投资快手?”

逻辑,和人性。能再具体一点吗?

嗯…我举个例子吧。

为什么我们投资了快手?

2011年,我们投资了小米之后,我们自己内部总结过,手机到底是什么?

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手机是PC,但PC不是手机。

什么意思?

计算机的CPU,内存,各种各样的计算环境,其实手机都有。所以,手机具备了PC的特点。

但是,手机还有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是PC上没有的。

1,手机上有location(位置)的参数。因为手机你一直带在身上,是跟着你走的。

2,手机里面有通讯录。通讯录是什么?是社交关系。

3,手机有摄像头,有外放设备。也就是说,手机其实还是一个天然的多媒体生成器。

这三点放在一起,你发现了什么?

非共识啊。

在当时,2011年前后,我们的投资还是跟着美国人的。美国投什么,中国就投什么。

但是,我们看见和提出了一个非共识,就是下一个机会,应该是移动的。移动互联网要来了。

所以,我们投了一系列公司。其中就包括快手。

这是逻辑基础。

那人性呢?

5. “快手怎样满足了人性?”

人性,是不变的。

人性,永远都是爱恨情仇。

但是,满足人性的方式,会变。而且永远会变。

在以前,大家要去电影院,静静坐上2个小时,看完一个故事,体会人性的复杂。

可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变得没有耐心,时间也被切割成更小的碎片。

2个小时的时间,显然是一种奢侈。

那怎么办?

看1分钟的短视频。

那些爱恨情仇,那些复杂和闪耀,都浓缩在了1分钟里面。人类的情感依然在重复,只是形式变了。

除此之外,快手还满足了另一个方面的人性,可能还是更重要的人性。

快手把内容生产的权力和个人表达的欲望,还给了普通人。

在过去,大家认为内容产业是高大上的,是很多明星,是昂贵的设备,是精美的摄像,是PGC(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专业生产内容)的。

这一套流程,发展成了自己的闭环,形成自己的产业,让我们以为内容就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因为快手,因为短视频,让更多普通人有机会打开自己,表达自己。

内容的话语权,不再是机构,也可以是个人。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成为了主流。

科技和创业者,做到了这件事情。

让内容生产变得简单,让内容传播变得简单。

这是人性,而且是更底层,更宽广的人性。

6. “找到你的非对称优势。”

嗯。明白了。

逻辑和人性,是投资判断的基础。那么除了这两点呢?为什么有的人满足了逻辑和人性,还是不能成?

因为还要看具体的团队,看你的核心竞争力。

这个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

其实就是你的“非对称优势”。就是什么事情,只有你能干的。

为什么在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我们会投资小鹏汽车,就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非对称优势。

新能源汽车这个品类,更加具体来说,应该是“智能电动汽车”。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智能电动汽车,你是更看重“智能”?还是“电动”?还是“汽车”呢?

显然,应该不是“汽车”。否则,你应该去投资BBA(奔驰、宝马、奥迪)。

那应该是“电动”吗?也不是。如果是“电动”,你应该去投资做电池的公司,做能源的公司。

在我们看来,核心应该是“智能”。

智能电动汽车,难的也是“智能”的部分。这不仅是一个汽车产业,更是一个科技产业。

所以,2017年我决定投资小鹏汽车时,就知道这其实是一个自动驾驶的赛道,是人工智能的赛道。

因此,在这个赛道上,懂汽车不够,懂电池也不够,最重要的是可能是要懂智能。

而何小鹏,是一个工程师出身的产品经理。

他懂技术,他也会做产品。

小鹏的第一款样车,虽然很粗糙,但是当时的G3,已经能够躲避前方的障碍物,也能够自己停下来,已经有了自动驾驶的功能。

这是他们的非对称优势。

7. “你可以失败三次。”

很好。商业应该有逻辑和人性,团队也要有非对称优势。

但是,还是会失败啊。失败了,怎么办呢?

失败,太正常不过了。

我们又不是金手指,点中哪个项目,哪个项目就能成功。相反,我们经常失败。

投资,是从宏观去看微观,提高成功的概率而已。

但是创业,是量子的,是随机的,是不确定的。失败,是必然的。

只是,你怎么看待失败。

创业的过程,本质是试错。

我们对创业者犯错,甚至失败,有高度的免疫能力。我们甚至会耐心等待创业者经历错误和失败。

因为我们坚定地相信,错误是财富,也是他们快速成长的推动力。

只要一个创业者有反思能力,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希望自己be great,而不是be good,就可以。

我们愿意陪伴创业者失败,和成长。再来嘛。

但是,一个创业者,能有几次“失败再来”的机会呢?

3次。

你想想,3次也差不多了。一次创业周期,如果失败了,大概是3年。3次,10年过去了。一个人创业的黄金时间,可能也就10年。

所以,你可以输。

但是,你可能只能够输3次。

8. “VC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所以,作为投资人,我们的价值,是陪伴创业者成长,帮助创业者成长。

在今天,创业成功带来的财富,是史无前例的高。但是创业成功的概率,也是史无前例的低。

我们希望帮助创业者控制风险,力所能及用各种工具延长创业者的试错时间与空间。

刘芹和我说,你是做战略咨询的。我觉得我们也是做战略咨询的。

我们做咨询,给建议,还给人家钱,用钱去赌我们的决策和眼光。

这样也许能帮助创业者,摆脱当下生存的一些恐惧和焦虑,用资金去推动有Vision的人去实现一个巨大的梦想。

VC,企业家背后的企业家,也是赌徒背后的赌徒。


最后的话

走出五源资本,我想起来2014年,我和刘芹聊天的时候,他给我讲的另外一件事。2010年他决定投资小米的故事。

一个夜晚,雷军和刘芹打电话,讲小米的商业模式。电话从晚上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谈了整整一夜,十几个小时打掉了3块电池。

聊完后,刘芹就决定给雷军投资。

但是,哪怕现在看,这个投资决策就一定正确吗?

小米的互联网硬件,要按成本定价,在这个基础上的商业模式,根本没什么人懂。但是我们连续投了三轮。

尤其是10亿美金那一轮,公司还没有赚钱。你还投不投?敢不敢投?

我们决定领投。

你说那一下,是理性多,还是感性多?

就像蹦极一样,你想得再多,有再多准备,仔仔细细检查了绑在身上的绳子,但是真正要往下跳的时候,还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就是闭着眼睛一跳。

疯狂啊。

听到这里,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句话:

投资人,就是最冷静的脑,和最疯狂的心。

就是这些冷静而疯狂的投资人,陪伴着同样冷静和疯狂的创业者们成长。

也正是这样,中国的商业环境,才有更多生机勃勃的生命,可以破土、发芽、开花、结果。

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一种蓬勃的生命力,和一种向上的热切和希望。

感谢五源资本。感谢刘芹。